常青

迟来的生日快乐

一座城池:

时隔四年终于在我主号转一下,以及统一说明一下:【不授权任何形式的转载和二改】

不用再来问我了,并且看到太多营销号和二改我的文案,身为作者真的很难受。


起因是记录当时在学校听到campanile的钟声记录的一段感受,不在那个环境下没有类似的经历是不会有这些理解的,所以能把这段心情传递出去我很高兴,但是看到很多擅自二改和盗图真的很难受,但是给创作一条活路吧。
谢谢了。




U can do it:







生日快乐,中国.请继续加油








要说的都说了




用图画来表达出我想表达,已足够.












啊啊啊netzach真可爱(❁´◡`❁)*✲゚*

(滤镜拯救世界)

[百里玄策X百里守约]守护灵(一)

*守护灵策X作家约

*ooc有

*骨科大法万岁!

百里守约觉得一定是今天自己拉开抽屉的方式不对,不然抽屉里怎么会躺着一个红头发的小人。

守约迅速地把抽屉合上准备再回到床上躺下。

果然还是不能熬夜吗?看来网上说的熬夜会猝死的新闻是真的。守约盯着天花板迷迷糊糊地想着。

还没等守约怀疑完人生,衣柜的抽屉就自动开了一条缝,声音虽然不大,但百里守约从小听力过人,这点动静清晰地传到他耳朵里。

不不不,守约你要相信自己,这一定是老鼠之类的小动物,刚才绝对是你眼花了。

床上的守约自我催眠着。

就是嘛,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超自然的现象存在,一定是我看错了,待会出门要去买些老鼠药和蟑螂药啊(也许还要去看看医生?)

突然有什么东西在鼻尖上点了点,映入眼帘的是一头张扬的红发……

“哥哥你怎么还不起床啊,今天不用起学校吗?”

红头发的小人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但守约一点都没有听进去。他紧紧盯着小人,眼中慢慢露出不可思议。

也许是守约的视线太过强烈,小人转过头,正好对上守约的视线。

他来回走了几步,发现那视线还是紧紧盯着他,于是试探性地叫了声“哥?”

百里守约捏着小人的衣服将他从鼻尖上拿下来,坐起身子认认真真地打量着小人。

这眉眼怎么那么像他死去的弟弟呢?

想到他的弟弟守约心里又不免一阵绞痛……如果他当初再坚决一点,再小心一点,玄策就不会离开了……

“哥哥,”小人的叫声把他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只见那和玄策相似的小人扭捏着身子脸上露出害羞的神情……以及档部的蜜汁凸起。

“哥哥,你再看我会不好意思的。”

“咔嚓”脑子里某根弦断了,守约强忍着怒意将小人放在桌子上。

喝了点水后守约觉得自己冷静了许多,他揉着自己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坐到座位上,果然那个小人还在那里。

“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小人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

“你的名字?”

“百里玄策,哥哥你叫我啊策就行了。”

不会吧,这小家伙不止长得像玄策,连名字都一样?

“你在这里多久了?”

“恩……记不清楚多久了,反正应该是挺久的,只是哥哥你看不见我而已。”

“……最后问你一个问题”守约俯身,那张好看的脸在玄策面前晃啊晃,玄策觉得有什么东西下一秒要从鼻子里流出来了,该死的他怎么那么好看啊。

“你是什么东西?”

“啊?”玄策愣住了,好像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

咋办?要是他说不出来哥哥会不会赶他走啊……怎么办怎么办?!

气氛有一丝诡异,守约好看的眼睛一直盯着玄策,等待着他的回答,玄策被那双好看的眼睛盯着,一抹红昏爬上他的脸庞,心里慌乱得不行,支支吾吾硬是没拼出一句像样的话来。

“唉,”守约叹了口气,“不知道?”

“不,不不,我我我是,”玄策心里一紧,脱口而出“我是心之魔女,感受到你的召唤前来夺走你的心!”

说完他出发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脸红得像苹果一样。

这这这羞耻度爆棚了啊!!

百里守约一言不发,起身走回卧室,关上门。

完了哥哥不会生气了吧。

玄策有些沮丧地想着,恍然间,他听到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原本被隐藏起来的狼耳朵和尾巴就马上竖了起来。

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是哥哥换衣服的声音!

虽然玄策曾经也趁着守约看不到他的时候偷偷摸摸偷窥过几次,但现在还是忍不住幻想那线条柔美的身体……

如果能把他压在身下,看他好看的眼睛里只有他,让他因为自己的冲撞而发出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在他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百里守约已经换好衣服从卧室里出来了。

黑色的裤子勾勒出主人修长的身段,衬衫的袖子被捞起小半截,露出纤细的手腕和骨节分明的手掌。

玄策不是第一次看到这副场景,但现在忍不住被这样的守约吸引。

自家的哥哥还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啊。

守约将玄策从桌子上提起来,放在衬衫的口袋里,带着他出了门。

玄策这时才近距离观察到守约脖子上挂着的挂坠,线条生硬,扭曲,不像是哥哥做的,反而像是孩子雕刻的。只是那挂坠上的人,怎么有点像他。

*人物ooc有

龙一直都在守着它的宝藏。

但没有人找到它和它的宝藏。

直到那一天,男孩不小心掉到山脚下,发现了它。

龙很兴奋,但那个男孩却很害怕。

龙为了不让他害怕,将高贵的头颅低下来给他摸摸,它认为这样他就不会再怕它。

但龙看见他眼底的恐惧并没有消失。

龙又带他去看自己的宝藏。

于是,男孩不害怕了。

他拿走了一件宝藏,表示同意成为它的朋友。

孤独了很久的龙有了朋友,虽然那位朋友每次来都会带走一件宝藏。

美好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地快,当最后一件宝藏被他带走时,他也跟龙告了别。

龙又是孤独一人……

十年后。

一位旅者来到了这里,他发现了龙。

“你有什么想要的吗?”旅者问。

“我想成为人。”龙说。

“你打算用什么来和我交易?”

“你选吧,虽然我没有宝藏。”

“那你的宝藏呢?”旅者问。

“送给我的朋友了。”龙回答。

“哦那真可惜。”旅者失望地摇摇头,“我想要的东西就在你的宝藏里,看来这场交易是完成不了了。”

“等等!你确定不要点其他的东西么?”龙喊道“我的身上可全是你们人类眼里最珍贵的宝物啊。”

旅者摇摇头,转身想要离去,但刚走几步又回到龙的面前。

“对了,这个给你。”旅者把一坨白色的东西递给龙。

那是一只羊,一只年幼的绵羊。

“它是我在路上捡到,然后就一直跟着我,它叫叶修,很可爱,只可惜我路上不方便带着它。”旅者说。

“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以问问你的名字吗?”旅者笑笑。

“叶秋。”

一无所有的龙重新有了宝藏,一个它最最珍视的宝藏。

又是一个十年,叶修在叶秋的引导下逐渐修成了人型。

化型的那一天,叶秋为叶修挡去了许多天罚,叶修安然无恙地化成了人,但叶秋却奄奄一息……

“喂你可别死了啊。”叶修小心地帮叶秋上着药,龙的身躯是很庞大的,叶修不得不迈动着自己刚化出来的两条腿在叶秋身上跑来跑去。

上完药后,叶修累得趴在叶秋身上大口地喘着气。

叶秋笑了,“其实……不用上药也可以的,龙可是次神的存在啊,不会那么轻易地死去的。”

“不早说?!”叶修怒。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秋伸出巨大的龙爪,轻轻戳了戳叶修的额头“我这不是看你化了型还那么胖想让你减减肥嘛,我看你这次还怎么说你以前那是虚胖。”

“啊啊啊啊啊啊把你的爪子拿开!!”

“不拿不拿就不拿。”

夜晚,星光灿烂,空气中弥漫着不知名野花的香气,风轻柔地吹过草地,点着灯笼的萤火虫一下子都围绕在相依着的两人身边。

叶修光着脚和叶秋一起坐在悬崖边上,出神地望着叶秋。

“你说……为什么你不去找一只母龙来传宗接代呢?”叶修歪着头,晃着腿,身子不由自主地靠在叶秋身上。

“因为啊……我是最后的一条龙啊……”叶秋温柔地看着叶修,人型的叶修在人类的审美中属于特别漂亮的那一类,当然,在龙的审美中也是这样的,叶秋悄悄地补上一句。

“唔……抱歉。”

“没事……都已经过去了,我这不是有你嘛。”

“……”

“叶秋。”

叶修突然认真地喊了它的名字,叶秋回过头,龙美丽的眼睛盯着它。

“你为什么不化形?你完全有那个能力的。”叶修问“当初……你不是很想化成人的吗?”

“……我不知道。”因为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你啊……

叶修没说什么,只有背在身后的手悄悄地握紧了一张卡片。

叶修走了。

尽管他走的时候很小心,但叶秋还是知道的。

龙趴在高耸的山顶上,望着远处的人类世界——叶修的目的地。

叶秋觉得自己很难受,这种感觉是连它的第一个朋友——拿走了它宝藏的人离去时都没有的感觉,对于龙来说是一种新的体验。

“我可能是喜欢上你了吧。”叶秋喃喃到。

于是龙决定去找他。

每个人都匆匆地走着,为了那一点点的金钱忙碌着,有的人,从出生起就注定了成功,有的人,靠着过人的天赋成就非凡的一生,而其他人,都是这世界的配角,为了称托主角的伟大而存在。

所以叶秋讨厌人类。

他穿过一条又一条拥挤的街道,向着叶修气息的所在地前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秋终于看见了叶修,那个让他念念不忘的人此时就坐在一家网吧的门口,叼着烟,对着路人发呆。

叶修……找到你了~

叶秋向着心爱的人走去,突然急促的喇叭声响起,一个人影将他重重地扑倒在地。

在他们身后,一辆汽车疾驰而去。

“你是不是疯了!”叶修从地上爬起来,“过马路也不会看看有没有…车…”叶修突然愣住了,他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那个和他有着相同样貌的人。

“哟叶修,好久不见。”叶秋笑道“我叫叶秋,来带你回家的。”